注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lAHLS通讯》第33期:学会常务理事林小安教授:殷王卜辞傅说考刍议

辛亥革命网 2017-08-21 23:49 来源:考古暨历史语言通讯 作者:林小安 查看:20230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目录 1、林 小 安教授获奖证书 2、特别介绍:林 小 安教授简历 3 、正文阅读:殷 王 卜 辞 傅 说 考 刍 议 4、本学会最新消息:本学会电子期刊编委会成立。名单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

目录
1、林小安教授获奖证书
2、特别介绍:林小 安教授简历
3 、正文阅读:殷 王 卜 辞 傅 说 考 刍 议
4、本学会最新消息:本学会电子期刊编委会成立。名单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常务理事林 小 安教授







  林 小 安教授  获国家奖励证书

  特别介绍

  林小安 男,汉族,1944年2月8日生于四川省泸州市,祖籍浙江省余姚市。
  1973-1975年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进修,并参加《管子集校》的校勘标点。
  1978-1981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系,从徐中舒、张政烺教授学古文字学、先秦史。
  1981年8月,以论文《殷武丁臣属征伐与行祭考》取得历史学硕士学位。
  1964年进入北京图书馆善本特藏部善本特藏组工作,随赵万里、冀淑英、陈恩惠学古籍版本鉴定,遍览北京图书馆善本部所藏北魏至明清历代珍贵写本、刻本。
  1975-1978年回北京图书馆善本特藏部善本特藏组工作,参加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目的编写和《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筹备工作。
  1981年9月,进国家文物局古文献研究室(1991年,国家文物局古文献研究室与中国文物保护技术研究所合并为中国文物研究所),主要研究方向为甲骨文字的考释和本义的解说、甲骨文的分期断代、青铜器铭文、中国文字起源、古文字学理论及先秦史暨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史。
  1999年5月,调入故宫博物院古器物部金石组。现任中国考古学会、中国先秦史学会、中国殷商史学会、中国古文字学会、中国历史文献学会会员。现为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
  2017年4月至6月当选为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第一届、第二届常务理事。

  1899年安阳小屯殷墟出土的殷王占卜记事刻辞甲骨问世后,殷商史研究遂进入新世纪。王国维的《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续考》(《上海学术丛编》1917年2月)开辟了新航道,把殷商史研究带入新纪元!原来号称“三代无信史”转变为殷商有信史!随着甲骨学的不断深入,殷商时期的各种人物、事件、礼仪、面貌,一点点一层层地被揭示,人们对殷商史、殷商社会的了解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博士硕士培养制度的不断巩固深化完善,研究队伍不断壮大,研究成果层出不穷。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宋镇豪教授主编的《殷商史》11卷700余万言的出版为标志,殷商史的研究进入空前大繁荣时期。



  犹如在茫茫大海中航行一样,风浪暗流往往会使航向偏离,被海面下的暗礁撞击,被海面上的海市蜃楼所迷惑,也会使我们难及愿望中的目的地。在殷商史研究的大繁荣大发展中,需要我们不断矫正航向,以保证我们始终不偏离正确航向,以达真正信史的目的地。下面谨就笔者在研究中发现的若干问题陈述于后,以见教于学林方家。
  在最近的殷商史研究中有一热门话题:傅说的考证和指认(见《中华傅圣文化研究文集》文物出版社2010年5月)。研契诸家纷纷指认武丁卜辞中的“甫”即史书中所说之傅说。经笔者仔细按诸武丁卜辞中的方方面面,实不敢苟同卜辞中的“甫”即文献之“傅说”!




左起:张政烺教授、任继愈教授、启功教授、林小安教授



  从字形上说,卜辞的“甫”读为“傅”,是完全没问题的。但事隔3000余年,文献又不足征,真正的史实是不能如此简单地比附就能解决的。笔者考察了卜辞中的“甫”在武丁时期所做之事项和在殷王朝所占的地位,实与史书中称道的傅说的作用和地位大相径庭。
  《史记·殷本纪》曰“帝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决定于冢宰,以观国风。武丁夜梦得圣人,名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于是乃使百工求之野,得说于傅险中。是时说为胥靡,筑于傅险。见于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国大治。故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此乃正史所载,其他《国语·楚语》、《孟子》、《墨子》、《尸子》、《荀子》、《庄子》、《韩非子》、《楚辞》、《吕氏春秋》、《汉书》、《论衡》等等均有言及,历代传说更夥,兹不赘举。




林小安教授天伦之乐


  以傅说在史籍中的地位看,“举以为相,殷国大治”(《殷本纪》语),武丁重臣中无与傅说相匹者。然而,按诸武丁卜辞,有关甫的卜辞相较而言数量并不多,在卜辞中甫所行之事和其地位也很有限。武丁卜辞中另有重臣所行之事远比甫要多,所处之地位也比甫要高得多。武丁卜辞中所涉及的臣属是整个殷墟卜辞中最多的,数以百计。这些珍贵的史料大大弥补了文献之缺失。在总共13册的《甲骨文合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郭沫若胡厚宣等编,1978年——1982年中华书局出版,著录殷墟出土甲骨拓本、照片、摹本41956片)中,武丁卜辞占了7册之多(还不包括第13册中的摹文),应该说武丁卜辞虽还远不完整,但也不算少了。武丁朝的重要史料应有相当部分已在所见卜辞之中。
  以文献所见傅说在武丁朝之重要地位,在现今所见卜辞中,不应没有反映!既然甫非傅说,就应从其他武丁重臣中去寻觅。笔者探寻这一重要史实的思路,是从武丁卜辞中,寻找武丁各个重臣所行事项的多寡、所行事项的重要性和行事地位的高低来判断。





 

  2010年12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的韩江苏博士、江林昌博士撰著的《<殷本纪>订补与商史人物征》是对殷商时期各种人物研究的最新成果。该书第六章<甲骨文所见商王朝臣正纪略>中第二节<武丁王朝以降重臣诸将纪略>(见P258-533),对武丁时期的重臣有概述。其中在“甫”一节,对卜辞中有关甫的情况做了全面介绍和论述。据该书统计,在武丁卜辞中总共仅有50余条有关甫的辞条,其中还包括武丁朝之外的辞条。在该书中50条的辞条量相比其他诸臣是很少的了!例如有关雀的辞条就有400余条!(林按:该书未列所引辞条具体编号,实是包括武丁朝之外的。据笔者所查,仅武丁时期有关雀的辞条就有300余条。后列各辞条也包括武丁卜辞之外的。)有关的也有400余条。有关的300余条。有关师般的200余条。有关望乘的200余条。有关戉的200余条。有关的100余条。有关井的100余条。有关的100余条。有关缶的80余条。有关侯告的50余条。有关侯的40余条。有关侯的30余条。有关侯虎的30余条。等等。因为本文讨论的是武丁重臣傅说,故所引不包括子商、子画等子某的;也不包括妇好、妇妌等妇某的。
  文献所言,傅说被武丁“举以为相”,武丁中兴靠的是傅说,则傅说既不可能短命,在武丁朝行事也必不可能少!。在武丁卜辞中有关傅说的辞条也就相应会很多!上述简单数据即已表明武丁卜辞中的“甫”不可能是傅说。
下面,我们再看看甫及其他重臣所行事项及其重要性,亦可进一步明确卜辞中的甫绝非文献所说的傅说!






与中国服饰研究开创者沈从文的传人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王亚蓉和金融界代表叶宝筹划建立中国历代服饰博物馆。

 

  首先看看《<殷本纪>订补与商史人物征》所引卜辞中有关甫的辞条的内容:



  贞:甫其冓(遘)方?                合集6196
  隹甫立?
  囗子,甫立?                                   合集9526
  癸巳,贞:令多尹称甫于西?
  乙酉,贞:令称甫于西?  《书道》1.10.3
  壬申卜,㱿贞:甫擒麋?丙子阱,
  允擒二百又九。一月                   合集10349
  辛巳卜,贞:甫往,
  兔犬鹿不其[获]?                          合集20715
  囗巳卜,甫狩……获鹿……虎十。 合集20752
  丁巳卜,……令甫狩……丁丑。     合集20749
  戊寅卜,贞:令甫比二侯迎暨元,
  王循于之若?          合集7242
  令甫比及余不橐?                 合集4741
  丁酉卜,宾贞:令甫取兄伯殳,及?
  贞:令保甫?六月           合集6
  辛巳卜,贞:
  令昃□□甫韦疚族?五月          合集4415
  丁未卜,争贞:
  令执□甫呼□戈执……       合集5900
  贞:甫其有疾?                 合集13762
  令甫复止?                       合集20221
  丁未卜,甫令又               合集 20234
  甫入十                               合集9369
  丙申卜,今夕其征甫?
  [今]夕征甫?
  丁酉卜,今夕其征甫?    合集20394组
  上列诸辞基本概况了甫在武丁朝所行之事和武丁关切他的有关事宜。丝毫看不出甫主掌过什么王朝大事。无非是武丁关心其受年与否?擒获几何?征战也仅限些小战事。


高润祥教授与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林小安教授(中)、文化学者逯弘捷教授(右)合影。
 

  而武丁卜辞中有关雀和的辞条就多多了!有关雀和的辞条各有300余条,且涉及事项均重要得多,是远超武丁朝其他臣属的。笔者认为探寻武丁重臣傅说只能从雀和两者中考查。因的卜辞与伐方相关(伐方为武丁晚期战事),且有出组同版关系(“乙酉[卜],出贞:…………”合集23665;“丁酉卜,出贞:擒方?”合集24145 ), 武丁早期卜辞组、子组、午组等无与同版关系,故知乃武丁朝中、晚期臣属(参见拙着《殷武丁臣属征伐与行祭考》,载《甲骨文与殷商史》第二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6月)。而傅说乃武丁继位三年后始举为相,断不会在56年后仍在祖庚朝执政,故知不可能是傅说。有关的情况稍后再论及,暂不讨论。而雀虽大量与宾组同版却未曾参与伐方之战,更无与出组卜辞同版关系,雀有30余版与武丁早期组、子组、午组的同版关系,明显属武丁朝前、中期之臣,故先着重予以讨论之!
  武丁卜辞中雀是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位重臣。有关雀的辞条的数量不仅远远超过其他诸臣,而且从卜辞中可见其行事涉及王室诸多重大方面。古人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成公十三年),武丁卜辞中有多条有关雀参与祭祀大典且占据重要位子的辞条。
  殷墟著名的Y127坑中,有一龟腹甲,经桂琼英、严一萍、蔡哲茂的缀合,在《甲骨文合集》中编号为672、1403、2462、7176和15453几可复原为一完整的龟腹甲。记录了从“甲午卜,争贞……”开始;经“乙未卜,㱿贞:……”,经“癸卯卜,㱿贞……”;至“乙巳卜,㱿贞:……”,近14天的占卜事项。该版刻辞具体内容如下:
  甲午卜,争贞:贮其有祸?
  贞:贮亡祸?甲午卜,□贞:于[河侑]报?
  贞:酒于河报?
  贞:酒王亥?
  贞:呼雀酒河五十[牛]?
  勿五十牛于王亥?
  五十牛于王亥?
  酒河五十牛?
  酒河三十牛以我女?
  贞:翌乙未酒成?
  翌[乙]未[酒]成□股用
  乙未卜,㱿贞:酒各(格)?
  贞:酒各(格)?
  乙未卜,㱿贞:其有来艰?
  贞:亡来艰?
  贞:翌丁酉延侑于大丁?
  翌丁酉勿侑于大丁?
  ……翌癸卯帝不令风,夕雾?
  贞:翌癸卯帝其令风?
  癸卯卜,㱿贞:翌甲辰酒大甲?
  贞:甲辰勿酒大甲?
  贞:桒年于大甲十,祖乙十
  [桒雨]于上甲……牛?
  桒雨于上甲?
  ……父甲
  乙巳卜,㱿贞:勿卒……
  侑于王亥女?
  翌辛亥侑于王亥四十牛?
  翌乙卯子汰酒?
  贞:呼子汰祝一牛侑父甲?
  翌乙卯酒子索口?
  贞:叀王?
  彡夕二羊二豕□?
  彡夕一羊一豕?
  二羊二豕?
  贞:……祀……
  贞:子……侑……
  贞:……其……自成告?
  ……□辛祖丁一牛卯羊?        合集672
  侑于成、大丁、大甲、大庚、大戊、中丁、祖乙……
  来辛亥燎于王亥三十牛?
  侑于河女?
  酒五十牛于河?
  今秋四……
  贞:翌癸卯酒……子汰?
  ……飨
  三羊三豕                 合集1403


 

  这一版通篇都是祭祖祭河的,其中武丁令雀祭河用五十牛,应该是很大的祭典了!我们发现在武丁朝仅见雀和有此殊荣,可见此二人在武丁朝之地位非同寻常!除上引之辞外,尚有:
  甲午卜,㱿贞:呼先御燎于河?      
  合集177合集、4055合集、14526(皆卜祭河)
  丁丑卜,争贞:呼雀祀于河?  合集14551
  己亥卜,丙,翌辛丑呼雀酒河?
  翌辛丑呼雀酒河三十牛?           合集4141
  在武丁卜辞中,我们未见其他诸臣主持过祭河大典,且用牛数至五十牛、三十牛者!可见雀与的地位是超乎诸臣之上的。上引合集672及合集1403版卜辞,不仅见呼雀主祭河,同版还祭殷人先公先王,上自王亥、上甲远高祖,及大乙(成)、大丁、大甲、大庚、大戊、中丁、祖乙各直系先王,呼子汰祭父甲。雀不仅主持祭河之大典,武丁卜辞中还见其主持祭岳之大典:
  辛丑卜,争贞:
  翌癸酉呼雀燎于岳?  合集4112
  在武丁卜辞中未见其他诸臣主祭过岳的。显见雀在武丁朝地位之尊崇无与其相匹者!祭河祭岳,殆只有冢宰方能主持其事?  
  武丁卜辞中还有大量令雀征伐之辞,足见其在武丁中兴之功。《诗经·商颂·殷武》曰“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荆之旅”,卜辞则有:
  戊午卜,贞:不丧在南土,骨(果)告事?
  戊午卜,克贝,雀南封方?
  庚申卜,贞:雀亡祸,南土骨(果)告事?
  辛酉卜,贞:雀亡祸,骨(果)告事?
  合集20576组
  令雀比(偕)侯告        合集20059组
  乙未[卜],贞:立事于南,右从[我],
  中从舆,左从曾?        合集5504
  甲午卜,古贞:羌截? 合集20404组
  乙巳卜,[贞:]暨雀伐羌,祸?  合集20399组
  叀雀伐羌?                             合集20403组
  癸亥卜,亘其征雀?□月      合集20393组
  癸亥卜,亘弗夕雀?
  丁卯卜,雀获亘?                合集20383组
  辛亥,贞:雀执亘,受佑?合集20384组
  执亘?
  弗执?            合集20379组
  □申卜,㱿贞:亘捍不隹我,雀其终于止?     合集6944
  □□[卜],争贞:曰雀翌乙酉至于辔?     合集6939
  壬午卜,㱿贞:亘允其截鼓?八月    
  勿呼我人先于辔?     合集6945
  辛亥卜,争贞:执亘?
  壬子卜,㱿贞:王呼雀复,若[诺]?  合集6904
  [壬寅卜,] 㱿贞:呼雀伐亘?
  □亥[卜],㱿[贞:]我□获亘?
  贞:雀亡祸?         合集6949
  辛巳卜,㱿贞:雀弗其得亘、我?     合集6959
  辛丑卜,㱿贞:戉不其获亘?
  乙巳卜,争贞:雀获亘?       合集6952
  贞:犬追亘,有及?               合集6946
  戊午卜,㱿贞:雀追亘有获?   合集6947
  贞:雀弗其执亘?                       合集6953
  贞:令雀敦亘?                           合集6958
  伐亘之辞颇多,涉及地方有数个,说明亘对殷之威胁不小。武丁一而再、再而三令雀、呼雀,说明雀是伐亘之主将!其他:
  庚寅卜,㱿贞:呼雀伐?      合集6931
  甲戌卜,㱿贞:
  雀及子商征基方,克?   合集6573
  壬寅卜,㱿贞:尊雀叀啚(擒之初文?)基方?          合集6571
  乙酉[卜],王敦缶,受佑?    合集20524、合集20527组
  辛巳卜,令雀□其敦缶?       合集20526组
  丁卯卜,㱿贞:王敦缶于蜀?  合集6860
  庚寅,贞:敦缶于蜀,截右旅,在□,一月。 怀特1640
  庚申卜,王贞:雀弗其获缶?     合集6834
  雀弗其执缶?        合集6875
  己卯卜,王,咸截先。余曰;雀壮人伐面不?  合集7020
  壬辰卜,㱿贞:雀弗其截祭?      合集1051
  己酉卜,贞:雀往征犬,弗其?十月    合集6979
  丁巳[卜],贞:毌[弗]截雀?五月     合集6971
  癸巳卜,㱿贞:呼雀伐望□?      合集6983
  □□卜,扶,执戉?             合集20372组
  甲午卜,争贞:叀雀呼比(偕)望洋伐戉?   天理156
  贞:雀弗其获征微?          合集6986
  庚□[卜],雀截陟?             合集6981
  癸丑卜,令雀匕目?          合集20713组
  贞:呼雀征目?
  丁卯卜,争贞:呼雀,捍萟?九月   合集6946
  勿呼雀伐畀?        合集6962
  辛巳卜,㱿贞:呼雀敦桑?
  辛巳卜,㱿贞:呼雀敦壴?
  辛巳卜,㱿贞:勿呼雀伐? 合集6959
  甲辰卜,王,雀获侯任?         合集6963
  雀其截?                                  合集6980
  据统计雀参与了对20余方国的征战,南巡至长江边(《合集》20576),西征至甘陕
  乙巳卜,……暨雀伐羌祸?          《合集》20399
  其有功于武丁朝自不待言。从下列武丁卜辞可知雀拥有相当的军队和军营,
  戊子卜,令癹往雀?  合集8006
  于癸未侑,至雀?
  于甲申侑,至雀?     合集40864
  癸未卜,……雀不其来射?   合集5793
  癸酉卜,㱿贞:雀惟今日?
  癸酉卜,㱿贞:雀于翌甲戌?  合集7768
  戊午卜,宾贞:呼雀往于鬰?
  戊午(卜),宾贞:勿呼雀往于鬰?     
  己未卜,争贞:黄尹王?
  己未卜,争贞:黄尹弗王?
  庚申卜,㱿贞:呼王族延比□
  庚申卜,㱿贞:勿呼王族延比□
  甲子卜,争:雀弗其呼王族来?
  甲子卜,争:雀弗其呼王族来?  
  雀其呼王族来?                二告
  贞:呼雀征目?
  贞:呼王……?
  贞:勿……
  贞:犬追亘有及?
  犬追亘亡其及?
  丁卯卜,争贞:呼雀捍萟?合集6946正  
  雀能呼王族,可见其拥有显赫之兵权!绝非一般诸臣所能拥有的。
其他尚有不少呼雀和令雀行猎擒获之辞。然以下辞表明与武丁关系之深密:
  武丁卜辞中常见的“某入”一辞,也以雀的数量最多、次数最多,最著名的“雀入二百五十”(见《殷墟甲骨刻辞类纂》中华书局1998年出版,P668;P718-719)为入数最多,仅为雀所独有!其他臣属均未见过百!可谓诸臣中独尊!
  □辰卜,[贞]:雀【盬】朕事,二月,于?
  甲辰卜,弗其受黍年?     合集10035
  贞:令雀西延龙?
  贞:雀盬王事?                  合集10125
  《诗经·唐风·鸨羽》“王事靡盬,不能艺稷黍。”殆指雀能否了结王事?完成武丁委办之事?下辞表明雀至武丁中晚期已垂垂老矣,故不见雀参与武丁晚期伐方之大战。
  戊申卜,贞:
  雀骨凡有疾(果犯有疾)?   合集13869
  [贞]:父乙其雀?                  合集4150
  己巳卜,㱿贞:雀其死?      合集110
  总而言之,有关雀之殷王卜辞,充分说明雀在武丁朝,无论是在主持重大祭典和重大战事中的作用和地位,均无人能比!文献中的傅说,在武丁卜辞中非雀莫属!
  仅以甲骨文的“甫”可通“傅”是解决不了文献中的傅说在卜辞中的归属的。《殷本纪》曰“(说)举以为相,殷国大治。故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殷国大治也不会是一蹴而就的,没有20年左右的时间怎能取得大治?那么在殷国大治之前,傅说仍应称“说”!《礼记·缁衣》引《兑(说)命》,亦未称傅说。而雀与说古音相近,故武丁卜辞中的“雀”即文献中的“说”(傅说)。沈兼士编纂的《广韵声系》(文字改革出版社1960年版)P578列出相当多雀声字,其意符有从戈、从走、从食、从衣、从水、从虫、从鸟之字。其字下云:“《广雅》云:‘盛也,断也,或作截’”。笔者按:周祖谟《问学集》(中华书局1966年1月版),<诗经韵字表>在19月部下<诗经韵字>列‘曷、末、辖、黠、月、薛、屑’诸字头,在“薛”字头下列有“说”,在“屑” 字头下列有“截”。说明在《诗经》中“截”与“说”音近可通!《广雅》下云“或作截”,《说文》字下曰:“断也,从戈,雀声。”字从雀声,是“雀”可通“说”!

  此文原载《古文字研究》第二十九辑中华书局2012年10月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投稿EMAIL:xhgm@xhgmw.org 在线投稿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分享到:

    《孙中山史事编年

    在孙中山先生诞辰一百五十一周年暨中山大学九十三周年之际,中山大...

    了解详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