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黔东南纪行(2)

辛亥革命网 2020-06-12 14:41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士老帽 查看:20166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黔东南入我梦里,先于当地族人的热忱,热情洋溢,覆盖着它的山山水水。

  我小心翼翼,写下一首小诗,恐打扰这一片神圣土地的安逸。

  

  《灵魂归处》

  

  浮生偶造须弥间,

  西江千户第一山;

  酒不醉人人自醉,

  漫山氧起红豆杉。

  

  天高不过雷公坡,

  丽水至美舞阳河;

  鹏程万里栖侗寨,

  霁散为虹天际泊。

  

  黔山半水半分田,

  凤舞九天声声弦;

  锦屏此去仰阿莎,

  三穗安放王母前。

  

  镇远咸威安天下,

  天柱立地思远贤;

  凯里魂归松皆雅,

  游子寻幽黔东南。

  

  二

  

  龙洞堡机场往每一个方向,都是美好。

  美好,人们定义不一,在黔东南没有分歧。

  有人表示不服,怪他没有身临其境。

  

  第一站是西江千户苗寨,下次说。

  第二天镇远古城,然后说。

  今次说邦洞。

  

  车在山中穿行,过了松皆雅隧道,有文斗苗寨的影子,指示牌出现了三穗、天柱。

  

  看白色的薄雾升起在比山还高的山上,看比远山更远的山峦叠嶂,看比绿更绿的绿树成荫,看比云更自由的云卷云舒,看风景把风景拥抱在怀里,看我在风景之中徜徉。

  

  一行人此行目的,是与人瑞共襄寿举;目的地是邦洞侗寨。

  听闻,一个人千辛万苦穿梭时空,把五个子女养大成人。

  她,已是九十七岁高龄,依然精神矍铄,神采奕奕。

  她,定是此间风物见证,山在看,水在看,云在看。

  我们只看她。

  

  没有路,脚就是尺度;如果是高山,攀爬就是信念;生活态度成希望。

  生活在没有路的山,攀爬是希望的尺度。

  尺度由古及今,尚贤是最小的距离。

  

  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山色空蒙雨亦奇”,什么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什么是忘我,什么是启蒙与唤醒。

  只在一个瞬间,我双眼模糊。

  推开门,池塘倒影着插秧的身姿,小径丈量着风雨飘摇的记忆,大歌声响唤醒月光,耕牛在泥泞中欢畅。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诗人希冀;邦洞妈妈比早更早比晚更晚。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是岁月留声;邦洞妈妈汗水多过溪流,饥饿赛过秋收。

  涸泽而渔当户织,渔网格致心思,临行密密缝的紧致。

  生生世世经久不息,在斯人独憔悴的夜,在望子成龙的春天与期待凤舞九天的秋望。

  

  嘘,让我们安静的听。

  听他们的歌,听她们的故事。

  歌声起起落落,故事分分合合。

  有人精彩,有人黯然。

  起落里有你,分合中有我。

  听:

  牛角根根做云梳,

  一天三遍头发乌;

  牛角盛酒酒做媒,

  从此放牛不读书。

  

  读书是邦洞妈妈的灵魂,尚贤是侗族儿女的情愫;邦洞妈妈知道,把子女教育成人成才,就等于放飞他们去远方。

  她们依然如故,培养是为了他们的未来,从此,他们活在她们的思念里。

  

  后来,丝丝眷顾,在侗歌声声。

  侗歌究竟有多美,回想忘吻姑娘嘴。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投稿EMAIL:xhgm@xhgmw.org 在线投稿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分享到: